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财小新 > 王烁:如果相互依存不可靠

王烁:如果相互依存不可靠

文 | 王烁
 
重读Kenneth Waltz的《国际政治理论》,在这本四十年前的结构现实主义经典中,他认为,经济全球化时代国家间相互依存度上升,并不会约束大国之间的权力竞争。
 
其实,经济高度相互依存并不足以防止国家间冲突这件事本身,早有实例证明。
 
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经济全球化水平已经相当高,要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许多年才能恢复到相似的水平,英德之间互为第一大贸易国。一战前夕最著名的国际关系著作是《巨大的幻觉》,作者诺曼·安格尔认为,欧洲发生大战的经济代价如此沉重,结局是如此大的灾难,以至于没有任何一方能从战争中可能获得任何好处,所以,欧洲不大可能发生大战,即使发生也会很快结束。那种认为战争能给国家带来收益的想法,是个“巨大的幻觉”。
 
看道理的话,安格尔说得很合理;看现实的话,第一次世界大战很快爆发。代价惨重,无人受益,欧洲诸强集体失去世界舞台中心的位置。勿谓言之不预也!安格尔猜中了结局,没猜中开头。
 
安格尔为什么会猜错?
 
读Waltz几十年后与安格尔的隔空对话,我试着理解相互依存为什么没有以为的那样靠得住:
 
越相互依存,则接触越多。接触越多有两个可能,一是越能相互理解,二是越能引发冲突。人们往往只看到前一种可能,而忽视了后一种可能。
 
其实,一点就破。
 
在现代以前,战争主要发生在邻国之间,中国人叫远交近攻,西方叫地缘政治。在通讯、交通远不如今的时代,国家之间的交往、相互依存的程度,还有比邻国之间更密切的吗?
 
接触越多,则可能引发合作的潜在机会越多,但可能引发冲突的潜在热点也越多。哪一面成为主流,不取决于相互依存程度,而取决于双方的观念:更愿意看到哪一面,更愿意在哪一面着力。
 
看看现实生活,暴力主要发生在相互依存极高的地方,比如邻里之间,又比如家庭内部。妻子遇害,丈夫总是默认有嫌疑,除非被证据排除,不是因为亲情不可信,而是因为统计相关性摆在那里。相互依存度越高,亲情友情越多,但积怨也越多,一旦关系崩解,结局也越暴力。
 
相互依存是相互依赖。对于一个家庭来说,是夫妻各展所长,并相互保护对方的弱点;对于国家间来说,是各自发挥比较优势,而比较劣势靠贸易、投资、交往来弥补。Waltz说,这是正着看,如果反着看,相互依存是相互暴露弱点,你的弱点靠相互依存关系来弥补,那么弱点就暴露给了相互依存的另一方,正如对方的弱点也暴露在你面前。
 
当相互依存关系靠得住时,固然是一切都好。但当它开始靠不住时,一个人会发现自己的弱点暴露无遗,一个国家会发现自己没有Plan B,这时他们会作出激烈反应,剧烈地减少弱点暴露,翻译过来说就是相互依存解体。这个进程不是匀速的,它必然是加速过程,越来越快。
 
越亲近的关系,越不能产生裂痕,从金瓯无缺到惊涛决堤,中间只需要第一道裂痕出现,就是这个原因。
 
相互依存关系解体时,往往还有一个加速器,绑定。
 
以夫妻吵架来讲,本来应该是分歧归分歧,感情归感情,但这场景有谁见过?把本来不相干的事,本来不相干的道理,本来不相干的因素扯进来,就叫作绑定,绑定的最大风险,是相互依存加速解体,进程失控。
 
人与人的关系,国与国的关系,丰富杂多,得失之间无穷无尽,本来是最好不要去厘清,要厘清已经是出了点问题,但如果已经非得要厘清不可,那次优选择是一码归一码,能厘清才厘清,不能厘清的先搁置,既不要无限上纲,也不要无限外扩,才能管理好进程,最终迎来转折之机。
 
比如说,国家之间,经济领域的问题经济解决,政治领域的问题政治解决。这方面中国有过非常成功的经验,它是中国在加入WTO之前十来年间渡过困难期的关键策略,其中智慧值得记取。
 



推荐 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