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财小新 > 王烁:悖论解连环

王烁:悖论解连环

怎样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人控制心灵?
 
朵拉,你知不知道这个问题难在哪里?
 
“不知道。”
 
因为那个要发现自己有没有被人心灵控制的,还得是你的心灵。
 
心灵如果已经被控制了,怎么可能发现自己被控制了?
 
所谓心灵控制,本身就会使心灵无法识别自己已经被控制。
 
“有意思。”
 
这问题古今中外都有。我跟你讲过,庄子梦见自己变成蝴蝶,醒来后,不能确定是自己梦到了蝴蝶,还是蝴蝶梦到了自己。不能确定梦是现实,现实是梦,还是现实是现实,梦是梦。
 
假如你以为的真实生活其实是场梦,你怎么才能知道它是场梦?
 
“梦会醒。”
 
如果是梦做得很长呢?不是不醒,只是还没醒。
 
“我得想想。”
 
基地故事讲到今天,出了一个大分岔。
 
基地故事系列前情在此
之一:基地计划启动
之二:第一次危机
 
塞尔顿计划无法预计的事情发生了。
 
时间是300年后,银河帝国已经瓦解。基地在边疆兴起,以科技为本,以贸易立国,所向无前。
 
又一次塞尔顿危机que在此时到来。
 
骡子(Mule)现世。
 
骡子是千年仅见的变种人,拥有不分时间地点任意操纵人心的超能力。
 
塞尔顿能计算一千年的事,但不能算计到骡子这个个体。
 
心理史学之所以具有接近物理定律的准确性,是因为它的计算单位是大尺度人群。人数越多越准确,个体在其计算之外。
 
通常情况下,个人无足轻重,算不到就算不到。但骡子的超能力使其成为改变历史的个人。
 
凭着一路任意操纵人心,把死敌变成忠仆,他摧毁了基地Terminus。
 
但基地故事没有结束。
 
文明的千年复兴还有一线希望。
 
原来,塞尔顿当初安排了两个基地,迄今为止讲的都是Terminus基地的故事。
 
第二基地在繁星尽头(star's end),具体在哪里无人知道。第二基地是第一基地所不知道的守护天使。一群心理史学家负责计算、监控,纠正,保证历史进程不脱轨。
 
心理史学既是数学,又是心理学。第二基地中人既推演公式,又控制人心。这是他们担当守护天使的两项关键技能。
 
要复兴第一基地,使他们与骡子成为死敌。
 
骡子派出将军普里查(Pritchard)和青年野心家查里斯(Channis)担纲的联合特攻队,寻找第二基地的隐密位置。
 
青年查里斯是新人,平空出现,窜升很快,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骡子没有改造他的心灵,据说是因为心灵改造会影响人的心智能力,毕竟有时候还需要用能干人。
 
普里查将军经历更加复杂。他原来是基地内部的反对派,反对基地精英的威权之治。骡子攻来后则反对骡子,但被他控制了心灵,变成其忠实工具。
 
新人查里斯根本没有在宇宙里浪费时间瞎找,直接把特攻队带到了Tazenda星系的Rossem星球。
 
从任何一个角度看,这里都符合第二基地的特征。
 
与据信是第二基地来人初步接触后,普里查将军更加确信这一点。
 
他准备马上动手。
 
上面是个长长的背景,下面才是今天要讲的故事。
 
动手之前,普里查将军得确认自己的心灵状态。
 
他产生了一个深刻怀疑,无法消除:
 
我到底有没有被第二基地的人心灵控制?如何才能知道有还是没有?
 
普里查将军可能有三种状态:
 
第一种,最早,他曾经心灵自由。
 
第二种,然后,被骡子心灵控制。
 
第三种,现在,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被第二基地心灵控制。
 
你猜他怎么检测?
 
“他为什么要担心自己被第二基地心灵控制?被谁控制不都一样吗?”
 
朵拉,你比他聪明。
 
我先讲他的检测方法。
 
他在内心高喊口号:打倒第二基地!十分自然。
 
他在内心高喊口号:打倒骡子!十分困难。
 
但他还是不完全确定。
 
也许这正是第二基地的精明之处,故意制造这个效果,以对抗他的自检。
 
但是,朵拉,你刚才提的问题其实可以破解普里查将军的迷思。
 
作为一个自由人,你觉得,如果心灵被控制则被谁控制根本无关紧要。由此可推,普里查将军心灵不自由,不属于第一种状态。
 
jinyibu说,如果他已经被第二基地心灵控制,则不会生起对被第二基地心灵控制的担忧。他bushuyu第三种状态。
 
担心脱离骡子的心灵控制这件事本身,正说明普里查将军处于骡子的心灵控制之中。只要他还有这担心,他就不用担心——他还是骡子的好奴隶。
 
“太有意思了。”
 
朵拉,有个大思想家笛卡尔,他问,我们如何知道自己存在?这问题跟普里查将军的问题是类似的。
 
笛卡尔的答案是:我思固我在。既然存在着一个问题,就说明有人在思考它。思考它的正是我,所以我存在。
 
就算别的都靠不住,我思则我在绝对靠得住。
 
所以,普里查将军要是懂点哲学,就会明白:我怀疑,则我不必怀疑。
 
然而这只是故事的第一层。
 
刚才讲的是普里查将军。青年野心家查里斯(Channis)又是什么人呢?
 
茫茫星海,他凭什么一下就能找到第二基地?撞大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可忽略不计。
 
普里查将军认为只有一个原因:
 
查里斯本来就知道第二基地在哪里。他是叛徒。
 
可是,叛徒怎么躲得过骡子的心灵探视?
 
所以他肯定不是叛徒。
 
他是叛徒,他不是叛徒。
 
又是一个悖论。
 
仍然只是故事的第二层。
 
有人来了。双方对峙变成了三方。
 
来的是骡子本人。
 
骡子解开了普里查将军的连环套:
 
是的,查里斯不是叛徒,因为他原本就是第二基地的人。
 
只有第二基地的人才既知道第二基地在哪里,又能把这个信息在骡子面前藏起来,因为他们个个都是人心操纵者,自然知道如何隐藏自己心意。
 
悖论解开。
 
这一切原来是骡子设的局。
 
他故意把第二基地的人派出来寻找第二基地。至于第二基地的人为什么要把他们引到第二基地,骡子不是很关心。他只关心自己找到了。他的舰队已经摧毁了Tazenda主星,接下来就是Rossem星球。
 
反正第二基地完了,不用留着查里斯这条命。
 
但这只是故事的第三层。
 
骡子开枪之前的一瞬间,查里斯解开了普里查将军的心灵禁制。普里查恢复自由心灵,对骡子的恨意排山倒海而至。
 
骡子处于两难:无论他先对付谁,另一个人都能干掉他。
 
只好妥协。骡子把枪扔掉,查里斯把普里查将军送入昏睡。
双方一对一僵持。
 
查里斯的做法等于是放弃必杀骡子的机会。如果不妥协,虽然骡子必死,但他自己也有一半的死亡风险。
 
他换来的是僵持。自己在僵持中处于劣势,因为骡子实力远强过,他实际获得的是时间。
 
他尽力争取时间,但时间越长对他却越不利,骡子的优势会越来越不可阻挡。
 
又一个悖论。
 
时间越长则越注定完蛋,那他为什么还要拖时间?
 
这是故事的第四层。
 
时间能带来变数。
 
变数是第二基地首席发言人。
 
他进场,真相大白。
 
第二基地人人会心灵控制术,但他们没有骡子的超能力。他们只能面对面操作。
 
所以,他们必须把骡子引来,在选定的时间,选定的地点,当面世界,才能拿下骡子。
 
他们派出查里斯,是派出一个死间。
 
死间的要求,是实力刚刚好,所知道的也刚刚好。
 
实力不能太强,太强则骡子会警惕。知道得不能太多,否则会泄露真正的绝密。
 
计策成功。
 
骡子之所以明知被查里斯引导还敢跟过来,正是因为发现查里斯的实力远不如他。另外他有舰队,他不在乎这是不是个陷阱,是的话就连陷阱一起端掉。
 
骡子要找第二基地,第二基地也要找他。
 
他们互相寻找。
 
现在都找到了。
 
该终局了。
 
第一发言人告诉骡子:
 
诱骡子出洞只是一步棋
 
另一步棋是第二基地倾巢出动,奇袭骡子的大本营,骡子所有下属的心灵禁制均已解除。他的帝国已经瓦解
 
其实,这些话本身就是心战。
 
骡子心神微动,就在那一刻心防失守,第一发言人心力水银泻地而入,控制住骡子的心灵。
 
这是故事的第五层,也是最后一层。
 
骡子被心理改造为仁慈君主,他死后也不会有继承人——想想他为什么会有这个名字就懂了——塞尔顿计划在被他扰乱几十年后,终于重上轨道。
 
人算不如天算,天算还得人算。
 
To be continued……



推荐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