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财小新 > 王烁:自珍折时

王烁:自珍折时

文 | 王烁
 
朵拉想骑自行车。我买了部折叠的,原来想折叠挺好,但折叠这东西,想的总比做的美。它折叠和打开都很麻烦,不是一个小朋友能轻松完成的,甚至也不是我能轻松完成的。它又为折叠作了很多质量上和设计上的牺牲。总之,一部新车就两点不好用:这也不好用,那也不好用。立在那里,每天我们看着都不开心。
 
朵拉要我换车,我则觉得刚买一部新车,又买一部新车,不合适。
 
朵拉不死心。
 
今天出门去星巴克,两宝一人一台滑板车,正你追我赶,二宝的滑板车坏了,非常沮丧,从拉风之巅掉下来的感觉。
 
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
 
朵拉抓住:爸爸,如果你再给我买部自行车,我就把我的滑板车给二宝。
 
成交。
 
两人交换,二宝上车,继续拉风。朵拉看着二宝的背影,“我突然觉得有些舍不得。”
 
你是说,本来你对这部滑板车的态度很一般,但现在要给二宝了,就舍不得了,对吗?
 
“对。”
 
你这种变化很正常。正常到心理学家发现大部分人在大多数时候都跟你一样,自己的东西舍不得放弃。他们甚至为这种情况特地取了名字,endowment effect,中文翻译过来叫禀赋效应。其实这个词的英文中文都取得不好,看到词仍然不明白什么意思。爸爸有个更好的词,比他们都强:自珍效应。自珍是敝帚自珍的自珍。只要是自己的,破扫帚也当宝贝。
 
心理学家做了很多实验来验证自珍效应。我们不是去星巴克吗?有个实验就跟咖啡杯有关。从人群中随机选两拨人,一拨人发给他们巧克力,然后用咖啡杯向他们换。另一拨人发给他们咖啡杯,然后用巧克力向他们换。注意我刚才说的是从人群中随机选两拨人。如果是一个人的话,每个人有自己的个性,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不一样,这个实验不一定成立。但如果是从人群中随机选两拨人,就把个性给冲消掉了。这两拨人的喜好整体来说应当是一致的。这是前提。
 
喜好一致的两拨人,面对刚才的两个交换,一个是人家用咖啡杯来换自己的巧克力,一个是人家用巧克力来换自己的咖啡杯,会出现什么情况?
 
“一个换,一个不换。”
 
对,不论是他们喜欢咖啡杯多一点还是巧克力多一点,都会有一拨同意换一拨不同意。
 
但是,意外出现了。两拨人全都不同意换,都觉得自己手中的东西更好,不管它是咖啡杯还是巧克力。什么东西只要到了自己手上,哪怕一分钟前刚刚拿到手,也会变得更有价值。
 
“确实是这样。我玩Animal Crossing,买了很多衣服,后来觉得这么多衣服穿不过来,没必要,想卖掉换钱,但打开衣橱,看来看去,哪件也舍不得。”
 
自珍效应心理学家一般认为是种bias,意思是偏差,是出了错。它有可能是错。刚才例子里,仅仅是因为拿到了手就舍不得,使得本来可以完成的交换没有完成。然而,只要是交换就有好处,没完成交换等于损失。自珍效应造成了损失,在这个意义上,它可以被看作偏差。但是,你想过没有,如果它真的是偏差,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有呢?而且即使我指出来,我确定,你将来仍然会发现自己还是自珍效应。这是为什么?
 
“不知道。”
 
自珍效应是确定存在的,但解释就还不确定。我给你一个解释,不一定对。你一天吃三顿饭,饱饱的。如果能多吃一顿饭,你比较能吃,也会觉得还好,但好得有限。但是,如果让你少吃一顿,就是个大问题。你会饿。虽然是一顿同样的饭,但多吃一顿给你带来的用处,与少吃一顿为你减少的用处,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 
“对。”
 
往长里说,自从我们人类从非洲走出来,绝大多数时候是勉强吃饱,所以会特别在意失去。获得当然很重要,但获得是锦上添花,失去是釜底抽薪。所以,自己有的都得看住了。即使是今天,我们吃饱不是问题了,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打开自珍效应开关,因为几十万年中自珍效应已经写到我们的基因里去了。
 
“那自珍效应好不好?“
 
几十万年里,人类用它来保命。你说它好不好?其实,它本身没有什么好不好,要看用的场合。平时无所谓,将来当你需要作出重大决定时,你要提醒自己,看看自己有没有受自珍效应的影响,而那个场合中自珍效应适不适用。你记住一个简单的法则:失去比得到更重要时,自珍法则好用。得到比失去重要时,自珍法则不好用。
 
现在我问你,你吃喝穿用不愁,你又还很小,未来崭新的生活在等着你。对你来说,总的来说,得到与失去,哪个更重要?
 
“得到更重要,其实我没多少可失去的。”



推荐 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