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财小新 > 王烁:政治无新事

王烁:政治无新事

读《圣经》到《民数记》,摩西五书之四。

 

此前出埃及记讲到,摩西在西奈山领受十诫,在荒野中竭全族之力,建造出尊贵无比的Tabernacle,上帝的临时居所,初步建立神权政治。

 

民数记则讲述犹太人从西奈山到迦南地的40年旅程,在荒野中塑造新秩序。

 

新秩序降临,经历了争夺神权控制权的残酷斗争。权力斗争发生在三个层次。

 

第一个层次是在Aron、Aron的同谋、摩西之间。前两个人想要分享上帝的沟通权。摩西以上帝之名拒绝,上帝将Aron同谋变成麻疯病人。Aron服了。

 

第二个层次发生在利未贵族与Aron、摩西之间。其他利未贵族想要分享神权,拒绝摩西、Aron的特殊权力。上帝让地面裂开,吞啮挑头的250家人及其全部财产。

 

第三个层次发生在所有犹太人与摩西、Aron之间。上帝降下瘟疫,杀了一万多犹太人,直到摩西站到活人与死人之间恳求,上帝才停下惩罚。

 

每一次,摩西都是代上帝发言,并求上帝饶过愚昧的族人——不是我要当先知,是上帝要我当;不是我要独占通道,是上帝要我独占;不是我要杀人,是上帝要惩罚恶人;如果不是我,上帝还不会停手。

 

三场斗争结束后,上帝这样安排神权政治:

 

第一,摩西是惟一的先知,上帝只跟他面对面说话——尽管圣经中也有个别上帝与Aron说话的场景。

 

第二,确定Aron为利未族的族长。Aron家族世为祭司,负责管理神庙的核心区域。作为对其辛劳的回报,犹太人给上帝的供奉,用完后只有他们家族可以享用。犹太人及其蓄养牲口的初产,除牛、羊必须用于祭祀之外,其他都归Aron家所有,当然,人不是动物,犹太人的长子按照给定的价格赎买——这其实就是税。

 

第三,利未族不得拥有土地,全族专职管理神庙外围。作为对其辛劳的回报,犹太人将其收获的十分之一给利未族。

 

超越此前从亚拉伯罕、艾萨克、雅格布以来的家族管理模式,神权结构塑造犹太国家:

 

最底层,全体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;

 

往上一层,利未族作为特殊部族获得犹太人全族进贡;

 

再往上一层,族长Aron家族在利未族中又有特殊超然地位,世世罔替,永为祭司,永享祭品和税收。

 

最上层,摩西,上帝在人间的惟一代表,只有他能与上帝说话。

 

Aron的特殊地位值得注意。从出埃及记中看,早期Aron在与法老王的斗争中作用相当显要,一度与摩西并列。直到出走之后,到了西奈山,摩西独上山顶,领受了十诫,两人才决定性地拉开层次。

 

虽然Aron在与摩西的第一波权力斗争中失败,但本人未受处罚,还获得祭司显位,其实也不难理解。他失败后马上适应了权力新格局,成为摩西的忠实助手,协手打击后来的挑战者。摩西需要他和他对利未族的影响力。Aron是摩西控制利未族,又用利未族来控制全体犹太人的关键枢纽。

 

我看到两点:

 

第一,全体选民、关键选民、制胜联盟这个三维结构,The Dictator’s Handbook里的不传之秘,大政治家在历史的起点早已无师自通。

 

第二,用超级项目(Tabernacle)来振动旧体制,动员社会,聚敛与分配资源,刺激并管理意外。这套赫希曼的发展经济学逻辑在犹太人的荒野之族中已经展现无遗。超级项目能打造、巩固并扩展权力,越超级就越有这能力。



推荐 1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