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财小新 > 王烁:先救民生再救经济,金融救不救没那么重要了

王烁:先救民生再救经济,金融救不救没那么重要了

文 | 王烁
 
美联储无限QE为什么错了?
 
如果用一句话来解释的话,QE是对付2008年金融危机的招数,无限QE是用更猛的弹药来打上一场战争。今天则是另一种战争。
 
区别在哪里?
 
2008年是金融危机,2020年是经济危机。2008年救金融,是因为不救金融,则金融垮了会把经济也拖垮。2020年应该直接救经济,因为经济已经先停摆了。金融救不救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 
如果再用一句话来解释的话,现代社会发生的一切危机本质上都是信心危机,当前的信心危机主要不是在经济或者金融本身,而是在防疫。市场对美国疫情恶化程度没有信心,人民对川普政府的应对没有信心。不从根源上重获信心,光是大撒币,撒多少都没有用。没有信心这件事是个黑洞,负责吞噬一切。
 
川普政府第一应该做的,就是搞定防疫。美国医疗资源丰富,能力强大,社会弹性足,全世界最有能力对付新冠疫情的就是它了。本来对付新冠,打法有硬软之争。但目前看来,学术之争先别争了,软拖打法明显无法让民众获得信心,只能延续恐慌,当下得坚决硬打。中国、韩国在硬打方向上已经有了一套完整方法:广泛检测,有效隔离,严防院感,重症救治。
 
广泛检测,把感染者筛出来,以便有效隔离,把感染者传播的线路阻断。广泛检测无须多讲,就是把产能扩上去。美国这几天检测放量以后,不仅确诊数飙升,检出阳性的比例也在上升,说明前期堆积的患者数量相当大。
 
有效隔离,各国有各国的法子,中国是用方舱医院实现集中隔离,韩国是用有监督居家隔离,只要有效无所谓用什么法子。目前看,无监督居家隔离效果令人担忧。此前绝大多数国家都采取了这个方法,以减轻医院负担,但只有日本可以说效果尚可,其他国家要么已经失控,要么在失控的路上。无监督居家隔离可能感染家人,从家来往医院的路上还是移动传染源,一旦向重症转化,更有可能贻误救治时机。中国将轻症患者集中到方舱医院解决两大问题,一是集中隔离,二是有专业医护密切观察,一旦有人病情恶化,能够及时转入专业医院救治。
 
广泛检测与有效隔离是一套动作。如果只是检测放量,但有效隔离跟不上,则徒然放大民众恐慌。检测则必隔离,只看美国怎么做。
 
严防院感。医院感染是最大威胁,是病毒进攻人类四两拨千金之处。它将医护人员变成传染节点,更击倒医防人员崩断治疗体系。防止院感是重中之重,院感防不住一切免谈。起初情况不明时,院感大多发生在与肺炎治疗相关的医院科室,在风险明朗后,从发烧门诊到专门医院均严阵以待,这时医院其他科室反而可能成为院感薄弱环节。防范院感,一处都松不得。意大利和西班牙已经出现严重院感,医护人员感染占总量的10%,与武汉早期水平接近。美国也不能大意。
 
重症救治。新冠肺炎患者有15%左右会发展成重症,重症患者必须住院救治,否则恶化成危重症的概率和下一步的死亡率都很高。目前救治没有特效药,主要是用维生设备为患者续命,直到病毒自限期的到来。制氧器、呼吸机、ECMO等设备至关重要。患者生死关头,有设备可能救命,没设备肯定没命。生命就是如此脆弱。我相信美国在设备上肯定是强项。
 
全程透明。政府充分告知,宣示打法,说明理由,提供建议,如何居家,如何观察,何时入院,民众一目了然。全程透明可以缓释传染速度,避免民众恐慌,防止医疗系统挤兑。
 
美国的透明度本身问题不大,但错误信息也不少。危机关头,对领导人的要求除了正视危机、坚定领导之外,还有既不能撒很快就被揭穿的谎,也不能承诺很快就破灭的希望。川普是反着来。还是那句话,信心最重要,对政府的信心尤其重要。总统带头乱扯,对信心伤害太大。
 
其实,什么时候坚决行动都不晚,只要广泛检测,有效隔离,严防院感,纲举目张,释放出美国全社会的能力,像中国一样40天摁住新冠,不应当成问题。
 
说完了防疫,再来讲经济和金融。
 
目前正在发生的,是从中国开始,到发达国家,再到其他国家,人们减少乃至停止活动。所谓经济,不外乎人的创造性活动,活动都停止了,经济当然就停下来了。现在对美国经济第二季度的预测,从负10%到负20%到负30%都有,准确是不可能准确的,但你们可以感受一下经济戛然而止的样子。
 
经济活动停摆,意味着信用收缩。信用收缩,就是人们不再接受信用,只要现钱。
 
所谓钱,就是社会认为最后结算用的那个东西。买了货,接受了服务,最后付钱,大家两清,这事才真正结束;如果给的是支票、信用卡,那这事还没结束,支票和信用卡只是你会付钱的保证,最后要拿到钱才算数。
 
所谓信用,就是将来还钱的承诺。支票、信用卡、信贷、债券、ABS、MBS,等等等等,都是钱的衍生品,是人们交易时愿意暂时接受的将来还钱的承诺。衍生链条可以很短,用车贷买辆车,车贷表达了未来还钱的承诺。衍生链条也可以很长,银行把车贷证券化成ABS,在金融体系内流动,谁都可以拿着车贷ABS去作回购融资,这链条就长得多。车贷ABS回购对应着一层未来还钱的承诺,ABS本身对应着一层,而底层对应的就是你和其他成千上万买车人的车贷。
 
经济增长对应于所有这些还钱承诺的层层叠加,信用扩张。现在经济停摆,就是所有这些还钱承诺层层垮塌,一层层要求兑现承诺,还钱。
 
一个社会的信用扩张还是收缩,取决于借贷双方的信心。钱借出去能不能收回来?政治稳定、经济形势、行业前景、企业管理、个人诚信,这些都影响判断。以美国为例,社会总信用的数量是钱数的15倍左右。钱的扩张取决于政府(央行)印钱的节奏。信用的扩张取决于整个社会中卖方接受买方将来还钱承诺的意愿。乐观的时候,意愿强,信用扩张;悲观的时候,意愿弱,信用收缩。经济增长必然伴随着信用扩张,信用收缩意味着经济收缩。
 
此时此刻,人们活动中断,经济骤然停摆,信用收缩势头猛烈无比。他要你还钱,你要我还钱,信用不好使了,人人只想拿现金。
 
信用收缩当前的最直接表征,是资产价格暴跌。股市跌、商品跌、美元之外的其他货币跌、甚至美国国债也跌,只有美元相对于一切资产升值,显示投资者此刻想的只有变现。信用层层塌缩,直到拿到现钱为止。
 
那么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
 
直接说答案:金融市场最为敏感,此刻发生的是信用紧缩加速,资产价格暴跌,接下来会发生的大概率是必需品通胀,非必需品通缩。
 
为什么呢?因为全球停摆,各国闭关,贸易受损,供给端必然受到广泛扰动,现在看需求。需求还在的,价格必然上涨;需求消失的,价格可以下跌。非必需品通缩,必需品通胀,特别是生活必须的消费品,越是必须的,越会通胀。
 
什么是必需品?什么是非必需品?
 
看看你自己疫情以来的账单,在什么东西上花钱最多?什么东西从账单上消失了?花钱多的就是必需品,消失的就是非必需品。就这么简单。
 
资产价格下跌,生活必需品价格上涨,是把非常可怕的剪刀,威胁着所有人,每个人的资产负债表都恶化了:资产减值,现金流出上升。
 
对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来说,资源有限,现在能做的事情按优先序排列,如下:
 
第一,首重民生,不管用什么办法,不能让底层大面积陷入生活困难。此时此刻向人民直接发钱,比任何时候的理据都更充分。救金融不如救企业,救企业不如救员工。
 
第二,必须支持生活必需品的生产不受扰乱,必须维系生活必需品的全球贸易网络不受扰乱。
 
第三,不能不救的关键企业,定向拯救就是,但此刻不必急于出台全面经济振兴方案。人们还没有从冻结中复苏过来的时候,全面振兴经济事倍功半,资源多半浪费。振兴经济方案要有节奏,与真实需求渐次恢复相同步,也就是与疫情控制同步,而且不光是与本国疫情同步,要与全球疫情同步。环球同此凉热,病毒与经济都是如此。
 
第四,不要在援救金融机构上耗费过多资源。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,美国政府出台援救方案,理由是救金融是为了救经济。当时不无道理。此次则不然,此次是经济直接停摆,已经在沟里。该处理经济中的什么问题,就直接处理。金融机构面临压力,真有余力就救,没余力的话该怎样便怎样。投鼠忌器了这么久,总要让见一回真章。
 
此时此刻,宁救民生,勿救经济,宁救经济,勿救金融。
 

了解抗疫现场,参看财新“万博汇”:

推荐 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