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财小新 > 文章归档 > 2020年08月
2020年08月31日 12:42

王烁:好故事的样子

夜谈会一般是我讲故事,今天换过来,朵拉给我和二宝讲故事。我一听觉得好,不是说故事本身好——那是朵拉刚听来的故事,很长,我也没记住——而是朵拉讲故事的方式变了:从容,张驰有度。

 

我马上表扬:朵拉,不久以前你讲故事还主要靠“然后”起承转合,一个故事讲下来,有一百多个“然后”,每个“然后”之间平铺直叙。今天很不一样。你怎么做到的?

 

朵拉说,我发现故事讲好不难,就三点:

 

第一,这个故事是讲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28日 09:35

王烁:何为正义

朵拉被二宝咬了两口,非常不满,找我要求开庭审理。

 

天色已晚,我有点累,表示今天无力进行法庭调查,明日请早。

 

如果就此作罢,那就不是朵拉了。转头去找朵拉妈,要求严肃处理二宝。朵拉妈温柔地打了二宝屁股两下,就此了账。

 

过程如此不严肃,惩罚如此不到位,朵拉不满到了平方。

 

这时我说,朵拉,刚才说明天开庭,但现在情况发生变化,我不会再就此事开庭。一事不再审。

 

朵拉彻底爆炸了:“不公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26日 18:53

王烁:拿破仑的时与运

王烁:拿破仑的时与运

Napoleon: A Life

by Andrew Roberts

本文为读Andrew Roberts 所撰 Napoleon: A Life 的读书笔记。材料来自于该书,评论为本文作者所加。

 

第一部 上升

 

第一章 科西嘉

 

拿破仑出生于科西嘉一个介乎上中产和小贵族之间的家庭。

 

波拿巴家族源自佛罗伦萨,不过他们这一支在岛上己250年。在他出生前,科西嘉刚刚从热那亚治下宣布独立。

 

父亲是独立运动领导人Paoli的私人秘书和副官。热那亚战事不利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23日 10:15

王烁:把话讲开

听朵拉对家人吼叫,我怒从心起,跑过去对她吼叫。

 

得胜而归。

 

想想这样不行,晚上就拿这跟朵拉讲。

 

爸爸跟大家一样,都会情绪上头,跟大家有点不一样的是上完头理性还能回来。现在爸爸理性回来了,跟你谈谈吼叫(shouting)。

 

有啥好谈的。我吼叫是遗传你们的。

 

朵拉,吼叫不遗传,但我理解你的意思。你吼叫是因为爸爸妈妈吼叫,你照样学样。这讲得没错。爸爸正是因为想起来这一层,所以才来找你谈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22日 09:43

王烁:朝三暮四

王烁:朝三暮四

自从朵拉失学在家以来,我就让她每天写篇作文,标准定得比较低,百字即可。

 

但是效果不好。

 

朵拉本来是个喜欢表达的小朋友,她英语可以,有时写些短章,可观。中文难,开始写作晚些,结果每日百字文硬性要求一上来,适得其反,朵拉经常写流水帐交差。

 

爸爸,我恨写作文,你逼我才写。

 

我没松口。作文没秘诀,惟多写耳。不过呢,硬逼着写,把乐趣全逼没了,南辕北辙也不行。

 

那就微调吧。

 

微调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20日 12:00

王烁:造顶者

  朵拉问我,爸爸,如果你是个“员”,你会做什么?

  朵拉跟同学们有一个圈子,三层结构,顶层叫作“顶”,第二层叫作“次”,第三层叫作“员”。

  朵拉加入得比较晚,所以一开始是“员”,但很快就升到了“次”。她可能比较满意,所以来跟我对表,看看我会怎么做。

  朵拉,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比同班同学小两到三岁。这个年龄的孩子很冷酷,不会跟小屁孩玩,所以没什么圈子让我参加。久而久之,爸爸也不想参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19日 18:09

王烁:钱挣钱人挣钱一个都不能少

朵拉玩完今日份的Animal Crossing,我随口问她这星期大头菜行情怎么样。

 

爸爸,我没买。

 

我大吃一惊。买卖大头菜是朵拉最爱,为此早早设置好周日早上的闹钟,一大早就爬起来跟批发商Daisy做交易。

 

发生了什么?

 

爸爸,我发现买大头菜会亏钱,即使赚钱也赚不了多少。另外,不买卖大头菜我也能靠劳动挣钱,比如栽摇钱树,比如钓鲨鱼。一条鲨鱼卖一万多呢。

 

明白了。爸爸教你一个词。交易大头菜有可能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18日 09:25

王烁:用方法替代发疯

朵拉近来在教二宝拼音,肯定有苦衷。

 

看我在辅导二宝做可汗(Khan Academy)数学题,过来问我两个问题:

 

如果二宝不肯做可汗数学题,我会怎么办?如果有的题太难二宝始终做不出,又该怎么办?

 

我说,有些事何必问我呢?你问自己不就知道了吗?我辅导朵拉做可汗数学题已经两年,所有甘苦朵拉全部亲历。

 

朵拉失笑,确实,第一个问题,不肯做数学题,不存在的。爸爸有无数种激励和惩罚,总之就是必须做。这个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07日 18:16

王烁:搭便车搭到净身出户

任天堂游戏动物森友会(Animal Crossing)疫情以来大热。玩家开发小岛,定制性极高,无任何压力,无忧无虑。

可是,家有两宝,事情就不一样了。

一台游戏机只能上一座岛,所以两宝只能共存于一岛。一共存,就有了不平。

朵拉栽摇钱树,开矿,打造工具,建博物馆,开演唱会,料理花园,逢山开路遇水搭桥,把小岛开发得花团锦簇。

二宝什么也不做,跑来跑去,跑到哪玩到哪。虽然个人发展不起来,到现在朵拉住上大房子他还在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06日 11:23

王烁:男人与女人

二宝实在太闹腾,朵拉就来问我:爸爸,是不是男孩都很闹腾女孩都很安静?

朵拉,有些问题看着很简单,其实很复杂。你刚问的就是这种。没办法直接回答你说是或者不是。

爸爸先从两个数字讲起:中国人当中,男的平均预期寿命是74岁,女的是79岁。什么叫平均预期寿命呢?

就是一个人出生时平均而言可以期待活这么长。

爸爸,79岁不够,我想活100岁。

朵拉加油!爸爸看好你!

回到谈话。

朵拉,你注意到没有,男的比女的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04日 09:17

王烁:兵法不必阴符经

二宝失学在家,长了也不是个事。以前在他这么大的时候,朵拉已经读了不少书了,倒不是朵拉同期的能力更强,而是朵拉是老大,大家新鲜,都抢着给她念书。二宝就不一样了。爱是同样爱,但念书这事只有爱是不够的。

有一天,二宝把一本米小圈上学记塞到我手里,爸爸,给我念书。

米小圈上学记在文字下标着拼音。读着读着,二宝指着一个词语对我说,爸爸,我觉得那是你的名字。

我定睛一看,当然不是我的名字,只是那两个字打头...

阅读全文>>
2020年08月02日 10:45

王烁:将来的我

晚饭后,朵拉忙着在自己的操作台上做东做西,二宝忙着捣乱,我忙着看书,四周是两宝一天的拆家成果。

一个字,乱。

我们也习惯了。

只有一片净土,我的工作台。两宝知道两件事,爸爸工作台上的东西不能动,也不能把自己的东西放上去。

毕竟人生在世,需要一个能躲进去的bubble。

朵拉放下工具,爸爸,你能不能帮我建个时间表?

我从bubble里探出来。我给自己立的规矩,孩子找我说话,则我一定要跟他们说话。

孩子找...

阅读全文>>